最新 動態
當前位置:首頁 >> 最新動態 >> 超躍學術 最新動態
最高法案例:律師見證的遺囑被確認無效,律所應當承擔責任
時間:2019-03-15 12:08:48 作者: 瀏覽數:

最高法公報案例:律師見證的遺囑被確認無效,律師事務所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來源:《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05年第10期(總第108期)
 
【裁判摘要】:根據律師法第四十九條第一款的規定,經律師見證的遺囑因不符合法律規定的形式要件被確認無效,致使遺囑受益人蒙受經濟損失的,律師所在的律師事務所應當承擔過錯賠償責任。

中国福彩15选5走势图 www.zrprat.com.cn 一審法院查明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

 

2001年,原告王保富之父王守智與被告三信律師所簽訂了《非訴訟委托代理協議》書一份,約定:三信律師所接受王守智的委托,指派張合律師作為王守智的代理人;代理事項及權限為:代為見證;律師代理費用為6000元;支付方式為現金;支付時間為2001年8月28日;協議上還有雙方約定的其他權利義務。王守智在該協議書上簽字,三信律師所在該協議書上加蓋了公章,但該協議書未標注日期。同年9月10日,王守智又與三信律師所指派的律師張合簽訂了一份《代理非訴訟委托書》,內容為:因見證事由,需經律師協助辦理,特委托三信律師所律師張合為代理人,代理權限為:代為見證。

 

9月17日,三信律師所出具一份《見證書》,附王守智的遺囑和三信律師所的見證各一份。王守智遺囑的第一項為:將位于北京市海淀區北太平莊鐘表眼鏡公司宿舍11門1141號單元樓房中我的個人部分和我繼承我妻遺產部分給我大兒子王保富繼承。見證的內容為:茲有北京市海淀區北太平莊鐘表眼鏡公司宿舍3樓4門2號的王守智老人于我們面前在前面的遺囑上親自簽字,該簽字系其真實意思表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五十五條的規定其簽字行為真實有效。落款處有見證律師張合的簽字和三信律師所的蓋章。王守智于9月19日收到該《見證書》。

 

2002年12月9日,王守智去世。原告王保富于2003年1月起訴至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要求按照王守智的遺囑繼承遺產。2003年6月30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的終審判決認定:王守智所立遺囑雖有本人、張合律師簽字且加蓋北京市三信律師事務所單位印章,但該遺囑的形式與繼承法律規定的自書、代書遺囑必備條件不符,確認王守智所立遺囑不符合遺囑繼承法定形式要件,判決王守智的遺產按法定繼承處理。王保富因此提起本案訴訟,要求三信律師所賠償經濟損失。

 

經核實確認,按法定繼承,原告王保富所得遺產比按遺囑繼承少114318.45元。

 

一審法院認為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認為:律師事務所是依靠聘請律師去為委托人提供服務,從而獲取相應對價的機構。繼承法律規定,代書遺囑應當有兩個以上見證人在場見證,由其中一人代書,注明年、月、日,并由代書人、其他見證人和遺囑人簽名。律師與普通公民都有權利作代書遺囑的見證人,但與普通公民相比,由律師作為見證人,律師就能以自己掌握的法律知識為立遺囑人服務,使所立遺囑符合法律要求,這正是立遺囑人付出對價委托律師作為見證人的愿望所在。原告王保富的父親王守智與被告三信律師所簽訂代理協議,其目的是通過律師提供法律服務,使自己所立的遺囑產生法律效力。

 

三信律師所明知王守智這一委托目的,應當指派兩名以上的律師作為王守智立遺囑時的見證人,或者向王守智告知仍需他人作為見證人,其所立遺囑方能生效。但在雙方簽訂的《非訴訟委托代理協議》書上,三信律師所僅注明委托事項及權限是“代為見證”。三信律師所不能以證據證明在簽訂協議時其已向王守智告知,代為見證的含義是指僅對王守智的簽字行為負責,故應認定本案的代為見證含義是見證王守智所立的遺囑。三信律師所稱其只是為王守智的簽字進行見證的抗辯理由,因證據不足,不能采納?!斗撬咚銜寫硇欏返那┰賈魈?,是王守智和三信律師所,只有三信律師所才有權決定該所應當如何履行其與王守智簽訂的協議。張合只是三信律師所指派的律師,只能根據該所的指令辦事,無權決定該所如何行動。三信律師所辯解,關于指派張合一人去作見證人的決定,是根據王守智對張合的委托作出的,這一抗辯理由不能成立。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六條第二款規定:“公民、法人由于過錯侵害國家的、集體的財產,侵害他人財產、人身的,應當承擔民事責任。”被告三信律師所在履行與王守智簽訂的《非訴訟委托代理協議》時,未盡代理人應盡的職責,給委托人及遺囑受益人造成損失,應當承擔賠償責任,但賠償范圍僅限于原告王保富因遺囑無效而被減少的繼承份額。雖然三信律師所在履行協議過程中有過錯,但考慮到王保富在本案選擇的是侵權之訴而非合同之訴,況且王守智的繼承人并非只有王保富一人,故對王保富關于三信律師所應當退還王守智向其交付的代理費之訴訟請求,不予支持。三信律師所在代為見證王守智所立遺囑過程中的過錯,不必然導致王保富提起并堅持進行了兩審繼承訴訟,故對王保富關于三信律師所應當賠償其在兩審繼承訴訟中付出的代理費和訴訟費之訴訟請求,亦不予支持。

 

據此,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于2004年5月判決:

 

一、被告三信律師所于判決生效后7日內賠償原告王保富經濟損失114318.45元。

 

二、駁回原告王保富的其他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4208元,由原告王保富負擔412元,由被告別三信律師所負擔3796元。

 

二審法院認為

 

本案爭議焦點為:(1)三信律師所“代為見證”的,究竟是王守智在遺囑上簽字的行為,還是王守智立遺囑的行為?(2)三信律師所的見證行為是否侵犯王保富的民事權利,應否承擔賠償責任?

 

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認為:

 

《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法》第二條規定:“本法所稱的律師,是指依法取得律師執業證書,為社會提供法律服務的執業人員。”第十五條第一款規定:“律師事務所是律師的執業機構。”第二十七條規定:“律師擔任訴訟法律事務代理人或者非訴訟法律事務代理人的,應當在受委托的權限內,維護委托人的合法權益。”公民在不具有法律專業知識,又想使自己的行為符合法律要求時,通常向律師求助。律師是熟悉法律事務,為社會提供法律服務的專業人員。律師在擔任非訴訟法律事務代理人時,應當在受委托的權限內,維護委托人的合法權益。

 

被上訴人王保富的父親王守智委托上訴人三信律師所辦理見證事宜,目的是通過熟悉法律事務的專業人員提供法律服務,使其所立遺囑具有法律效力。作為專門從事法律服務的機構,三信律師所應當明知王守智的這一簽約目的,有義務為王守智提供完善的法律服務,以維護委托人的合法權益。三信律師所不能以證據證明其與王守智約定的“代為見證”,只是見證簽字者的身份和簽字行為的真實性;也不能以證據證明在簽約時,該所已向王守智明確告知其僅是對簽字見證而非對遺囑見證,故應當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三信律師所上訴主張其僅為王守智簽字行為的真實性提供見證,沒有證據支持,不予采信。

 

《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法》第四十九條第一款規定:“律師違法執業或者因過錯給當事人造成損失的,由其所在的律師事務所承擔賠償責任。律師事務所賠償后,可以向有故意或者重大過失行為的律師追償。”王守智立遺囑行為的本意,是要將遺囑中所指的財產交由被上訴人王保富繼承。由于上訴人三信律師所接受王守智的委托后,在“代為見證”王守智立遺囑的過程中,沒有給王守智提供完善的法律服務,以至王守智所立的遺囑被人民法院生效判決確認為無效,王守智的遺愿不能實現。無效的民事行為自然是從行為開始時起就沒有法律約束力,但這只是說王保富不能依法獲得遺囑繼承的權利,不是說王守智從來不想或者不能通過立遺囑把自己的財產交由王保富繼承,更不是說王保富根本就不能通過遺囑繼承的途徑來取得王守智遺產。王保富現在不能按遺囑來繼承王守智遺產的根本原因,是三信律師所沒有給王守智提供完善的法律服務,以至王守智立下了無效遺囑。三信律師所履行自己職責中的過錯,侵害了王保富依遺囑繼承王守智遺產的權利,由此給王保富造成損失,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綜上,原審認定事實清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六條第二款的規定判決上訴人三信律師所賠償被上訴人王保富因不能按遺囑繼承而遭受的財產損失,適用法律正確,處理并無不當,應當維持。三信律師所的上訴理由均不能成立,應當駁回。據此,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于2004年12月1日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一審案件受理費按一審判決執行;二審案件受理費4208元,由上訴人三信律師所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友情鏈接: 宏德凈昌集團 中鑫恒德會計師事務所 中国福彩15选5走势图
版權所有:蜀ICP備08010876號 POWERED by 四川超躍律師事務所 Copyright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